您的位置:首页 > 莲峰群英
离开母校多年,重返仍然是少年
——访电子信息学院易子川老师
?发布时间:2018-04-18??作者:林家乐 ??来源:校学生记者团???

  清晨5点,天还朦胧着,凉风环着莲峰山逶迤而来,2栋教学楼后面的小草坪上风中夹杂着青草和泥土的香息,电子系的易子川同学几乎每天都坚持在那里阅读英文书籍,提升英语水平。易子川2009年6月毕业于我校的电子科学与技术专业,博士后出站回到母校工作。追忆当年在母校读书的时光,他说自己很喜欢夜晚11点过后的莲峰山,从图书馆自习室走回宿舍的那段路上,校园的那份宁静远离喧嚣,现在再走回这段路感觉依旧宁静又安暖。


  苦心孤诣,鱼渔双授
  易子川老师在我校本科毕业后,考取了华南师范大学物理与电信工程学院电路与系统专业硕士研究生,之后又继续攻读博士。2015年7月,他进入华南师范大学物理学博士后流动站,2017年5月出站后,回到母校任教。
  谈到为什么会放弃留在华师,选择回母校教书,易老师莞尔一笑,“在华师毕业后,我的导师也有劝我留下,但是中山学院的四年几乎是我人生中最为努力的四年,我在华师读书的时候就很想念母校,中山学院的老师们给我的影响很深刻,恩师从学习到生活都对我进行过全方位的照顾,我和母校老师的关系都非常好,一直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可能是最好的青春年华,最牵挂的老师都在这里的缘故吧,母校给我的归属感一直都很强,可以说没有中山学院就没有现在的我,人总得有知遇之恩。另外,我觉得母校的人文环境特别好,老师之间和睦相处,特别和谐,所以选择回来。”
  易子川说,每个人追求不一样,对自己的要求就不一样。他在大学的时候就经常反问自己,我将来要成为什么样的人?回想起在母校的求学时光,易子川说:“我记得当时一进大学,就有位学长上台分享加入社团的好处,说可以锻炼很多能力,还没毕业就能拿到三千块的基本工资了。我当时就在想,毕业后几千块工资就够多了吗?我就满足于这些吗?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不,我不想甘于平凡。所以,我大一就毅然决定考研,站上更高的学习平台!所以,我大学四年几乎是在宿舍、实验室、图书馆度过的,‘三点一线’的大学生活让我感到十分充实。别人在参加社团活动的时候,我就已经想好了大学四年我最想做的事情。既然自己觉得自己也不差,那就实现自己的能力最大化。当然,我也希望大家能科学地劳逸结合,学有余力的情况下参加社团也能丰富经历,锻炼自己,但是一定要坚持以学为主。”

  志同道合,相互勉励
  易子川说,他还是个学生的时候就要求自己多去图书馆看书学习,结果不仅在学习上的有丰硕收获,还遇见了美好的爱情。
  “我和我太太是在上大学时认识的,我中午在图书馆学习时候,她就会很贴心地给我打包中午饭。在学习上我们相互支持,互相鼓励。我考上研究生后,太太在外工作了两年。后来我鼓励她辞职考研,刚好我们是同专业,能给到她一些合适的指导,现在她博士生在读。现在的校园大学生谈恋爱很普遍,但是要处理好学习和生活之间的平衡,不能把学习时间剥夺掉,毕竟大学是来学习的而不是为了谈恋爱。”
  历经日晒雨淋竖起一方浓荫。易子川说,考研肯定是难熬的,但考研只要坚持了一定能考的上。家人的激励成就了他后来连续读博士和博士后,“我当时读研的时候还有点心高气傲地对父亲说,读完研究生就好了,读博士有什么用,也是一样出来工作。但我的父亲对我说,你先不要说它有没有用,你觉得容易就把它读下来再说。有很多事情真的你要经历过了才能去评价它的,不然你真的没有资格说它是没有用的。”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
  博士后出站的易子川回校任教,他经常关注有意向考研的学生,帮助他们解答考研的困惑,并且经常在课堂上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同学们,考研改变了他很多,也决定了他未来的路可以走得更远。他认为,我们要不断突破自己力争上游,让自己不断进化蜕变成为一个真正对社会有用的人。
  2015通信工程专业A班的史泽星同学说:“易老师特别关心学生考研的事,我记得是大二的时候,他给我们上实验课,课间就一直问我们班同学考研的情况,然后以他自身的经历鼓励我们考研。还把有意向考研的学生聚集在一起谈话,听了老师的肺腑之言,大家更加坚定自己要考研的信念。”
  “我相信每个学生读大学,都是为了让今后的生活更美好,就冲着学生们内心这种渴望,我会教育他们要有出息,对得起父母,鼓励他们考研进取走得更远!我自认为自己做得比较好的地方就是我从不轻易放弃一个学生,也因此收到了不少同学的感谢,感觉心里暖暖的。我与学生的思想交流比较多,私下有很多学生都会来找我,偶尔也会与他们一起吃个饭,聊聊实习、就业、考研。我想努力改变了一些学生,哪怕是一点点,就像我的大学老师改变我一样。”易子川说,他还会更加努力,继续做好教书育人工作。

  教之任,重而道远
  易子川说,任教之初感觉学生的思想工作很难做,思想懒惰的现象还是比较严重的。他是学生们眼中的“Doctor? COOL”,对学生的管理上比较严,学生们对他是又爱又怕,据说被同学们评为是电子信息学院“最严酷老师”之一。
2014级电子科学与技术专业A班的何文耀同学说,“易老师是一个非常严谨,对学生很负责的人。无论是上实验课还是毕业设计,都要求很严格,他勉励我们要真正学到真本领,扎扎实实提高动手能力,这些都是为将来考研或者工作做好准备。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在上实验课时,易老师会要求把实验内容全部弄懂,不仅仅是简单完成实验,还要知道实验内容讲的是什么。他还会向每个同学提问,以此来检验他们对实验是否真正了解。态度马虎的学生,最后都被易老师留下来,他会把实验内容重新跟学生讲一遍,直到让他们弄懂为止。他上课要求严格,但私底下和我们交流时非常幽默风趣,特别有亲和力,他学识渊博,同学们都很喜欢他。”
  2015通信A班的史泽星同学说:“我觉得易老师就是一个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的人,他对我们学生十分的用心良苦,一上课就跟我们说,每个人都要把上课任务完成好,如果做不出来就要留下来多做几次。有一次单片机实验课的时候,因为有点难度,好几个学生都没有做出来,他就一个一个耐心地去讲,一个一个认真地去教。实在做不出来的人,就必须留下来,单独补课,直到你会为止。每次上课他讲到觉得有点难的知识点的时候,他都会停下来问我们是否听得懂,我比较大胆就会说听不懂,他会很平和地问我是哪一个点没有理解到,我觉得老师是一个很有责任心的人!”
易子川风趣地说:“我感觉这些孩子以后毕业了,会懂得我的好。我上课时,如果有学生迟到,我会让全班同学给他行‘注目礼’。实践操作课是很考验动手能力和协作能力的,我会分小组,每组都有强弱搭配,不明白的同学就可以在小组内直接请教,相互学习。”
  找准定位,分享经验
  近年来,学校在大力推进“省市共建”和“应用型转型”示范校建设,结合高素质应用型人才的培养问题,易子川也有自己的看法:“在我小时候,我觉得大学应该是象牙塔,是一个追求真理,为科学做贡献的神圣殿堂。随着年龄的增长,我逐渐在修正我的观念。当今社会,国家对创新驱动发展甚为渴求,应用型人才,应是针对社会需求,对科技发展的前沿做出应用开发。对于本科教育,不应该成为工人制造厂,不应该去顶替中学毕业生、大专毕业生的工作。我们需要积极回应国家的创新发展需求,找准自身的定位。”
  易子川结合自身经验,还和我们分享了考研的学习方法:“我知道我们学校很多学生都在准备考研,但是有一些学习方法是不正确的。一味的题海战术是最盲目的考研方法,你需要去总结经验,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如果某个章节的真题是出得最多的,那么这一章节就是重点,你要多花心思去攻克它。从重点章节开始计划做题,而且还要反复在脑子里想想他要考我的知识点是什么。经常有些学生做错题了,翻看答案,但是下次还是不会,其实问题就在于根本没有掌握知识点,所以考研真的很需要讲究学习方法并善于总结经验。”
彩38